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工作之窗 > 巡察监督

巡察人手记:巡察组里的“倔老头”

日期: 2020-01-13 16:29:00     

  “温组长,明年您还要参加巡察吗?” 

  “只要组织安排,我绝无二话。” 

  “您都担任两轮巡察组长了,熟人熟事的,就不怕得罪人吗?” 

  “干了二十多年纪检工作,我的‘职业病’就是不怕得罪人,现在参加巡察,在人情关上我毫无压力,更何况现在的新形势下,他们也会理解我的工作。” 

  工作之余,我和竹山县委第三巡察组温荣宝组长,一老一小,常常这么一问一答。作为老领导,他说话没有丝毫官腔,还带着几分不拘小节;作为长者,他总是用简短的几句话开解着我们的困惑;作为巡察组长,他却带着几分“倔”劲,让人畏惧又让人钦佩...... 

  “文风不是小事” 

  “这名干部签到表上显示出差,当天的会议记录上怎么有他的名字?会议图片里主席台上他也赫然在列,请解释一下。”根据第三巡察组发现的问题,温组长找到该单位分管领导询问。 

  这名分管领导和温组长是老熟人,他为自己开脱道:“温组长,我们单位人少事多,这个档案资料是后期补的,是工作人员一时粗心大意,这种小事对工作不会有啥影响,我们以后注意就行了,希望您别太较真”。 

  “文风体现作风,作风反映党风,你说这是小事还是大事?我们做的工作既要对自己负责,也要对历史负责,在文字上弄虚作假,何谈对党忠诚?......”温组长的话似乎给这位分管领导上了一次党课,他惭愧万分,认真反思自己。不久,该单位开展了作风大整顿,这位分管领导在机关大会上还向全体干部以身释纪,该单位的作风一度有了较大的转变,年终党风廉政建设考核获得全市系统“优胜单位”称号。 

  “以前没追究不代表永远不追究” 

  在巡察某县直单位时,财审组发现公职人员违规享受退耕还林补偿金且不予清退的问题。 

  “这是历史遗留问题,在我们县这不是个案。我们已经组织清退了2015年以后的违规资金,2015年以前的决定不再追究”,该单位有关人员解释道。“以前违规也是违规,党纪法规面前没有例外,不能搞选择性处理,更不能有包庇纵容。”温组长严肃回应。“温组长,你把陈年旧账翻出来重新算,这样让我们很难做人啊”,“按规矩来,公正公平公开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,就没有什么难处理的矛盾”。 

  最终,该单位组织全系统干部清退违规享受的补助,并召开党风廉政宣传教育会议,对全体干部进行了集体谈话,对清退金额在系统内部公开,接受监督,取得了很好地正面效果。 

  “倔”并温暖着 

  温组长是一名“老纪检”,他的“倔”在我们县里很多人都知道,因为怕“碰一鼻子灰”,所以找他说情打招呼的并不多,偶尔有,也被他干脆利落的回绝了。也许你以为他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人,然而不是。对待巡察组的同志们,他尽自己所能的在工作中关心,在生活上照顾。 

  今年的巡察圆满结束后,按惯例,县委巡察办为每名抽调干部出具了巡察工作鉴定,然后通知抽调干部所在单位来领取。温组长却没有这样做,他拿着第三巡察组6名干部的工作鉴定,冒着腊月的雨夹雪,一份一份的送到巡察组同志所在单位。并找到所在单位的领导,当面对抽调干部的工作表示肯定。看似一个不经意的小细节,却藏着温组长的良苦用心:“巡察组同志抽调期间与原单位工作脱钩,年终考核与评先表模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。一张纸所能表达的意思毕竟有限,我们把这种生硬的方式换成温暖的口头点赞,效果会不会好一些呢?”通过温组长润物细无声的举动,第三巡察组的小程巡察结束返回原单位不久,就被被任命为单位的中层干部,小程内心充满了感激。 

  参加巡察以前,巡察组长在我脑海中的画像既抽象又具体,他可能是温文尔雅经验丰富的,可能是目光犀利不怒自威的。看到“倔老头”温组长,我对巡察组长有了新的认识,巡察组长是一个职务名称,也是一份必须要用忠诚干净担当来诠释的事业,更是一种对党忠诚信念的坚守。(陈海艳) 

主办单位:中国共产党十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

鄂ICP备11016948号-1 技术支持:十堰政府网

地址:十堰市北京中路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