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纪检人手记】我的老父亲

时间:2017年03月31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父亲今天五十有八了,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。岁月的风霜已将他的头发染得花白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。每当我回老家的时候,他就让我帮忙给他染发,但染得再勤,也总是遮不住两鬓新生的华发。我想,这除了因为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太过辛苦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父亲他是一位党员,一位村干部。

我的老家是鄂西北汉江河畔的一个偏远小山村,八九十年代的时候,村里人几乎都很穷,当时父亲也才二十多岁,积极创业,做了些小生意,还被评为当时的“万元户”。之后,朴实、憨厚、年轻有为、念过初中的父亲被村民推选为村长,那年父亲仅仅33岁。

从此,山村里的田间地头、羊肠小道、百姓家门经常留下父亲匆匆的足迹。化解矛盾纠纷、搞好计划生育工作、征收上缴税费、发放或催收款项等已成了父亲生活中的“重头戏”。有时候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踩着月光进家门,还要熬夜填写数据报表。

村里有的农户家里特别穷,当时村委会也拿不出钱救济这些人,于是每当过年的时候,父亲便将家里的一些粮油食物送给他们,让他们过一个好年。那时候村干部的工资也很低,平时父亲还自掏腰包贴补乡干部下乡时的饭菜,为此父亲没少受到母亲的数落,可是父亲总是笑一笑,并不辩解什么。

仍然记得小时候,父亲将我的旧衣服都洗干净,送给那些穷苦的孩子。也许正是因为父亲,如今我也成为了一名党员,一名服务基层的选调生。我慢慢理解了父亲工作的艰辛,也为小时候抱怨父亲经常不在家而感到羞愧。

由于工作的关系,父亲现在常常主动打电话和我交流,也会让我帮他在网上找找三农方面的最新政策,常说“自己虽然年龄大,但也要与时俱进,学习先进的知识,不能在思想上落伍。”

去年十二月,郧西三官洞林区事件被央视曝光后,我立即给父亲打电话,父亲似乎明白我的意思,大笑道:“你就放心吧,你爸当了这么多年村干部,贪没贪老百姓心里都明镜似的呢,你好好工作。”放下电话的那一刻,才觉得父亲这么多年的“两手空空”是值得的,更是值得敬佩的。

我想,在中国像父亲一样的村干部有千千万,他们倾听最基层的声音,他们奔波在最辛苦的地方,他们重复着简单而又复杂的工作。他们很渺小,只有在那羊肠小道农舍家中才能见到,他们又很伟大,他们正共同编织着那美丽的小康梦。(作者单位:武当山特区武当山街道办事处)


(作者:吴小虎 编辑:纪委管理员)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
新文章

门文章


Copyright © 2015 Powered by www.hbsyjw.gov.cn,十堰纪委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国共产党十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版权所有
电话咨询:0719-12388 邮箱:admin@hbsyjw.gov.cn